和钱舍人水植诗

唐代 王建

盆里盛野泉,晚鲜幽更好。初活草根浮,重生荷叶小。


多时水马出,尽日蜻蜓绕。朝早独来看,冷星沈碧晓。

杂曲歌辞。新别离

唐代 戴叔伦

手把杏花枝,未曾经别离。黄昏掩闺后,寂寞自心知。

霜天晓角

宋代 陈著

感不已


江寒雁咽。短棹还催发。曾是玉堂仙伯,相别处、满蓬雪。


此别。那堪说。溯风空泪血。惟有梅花依旧,香不断、夜来月。

重葺山居十绝 其三

明代 郭之奇

披衣及晓赴初光,山课催人亦太忙。一路芜烟须尽扫,满空松雪正飞扬。

庚子偕大岁和尚与傅司马等重登元魁塔文昌阁再赋十律 其四

明代 李士淳

友逢同气意忘年,又值今秋皓魄圆。万仞登山休落后,千秋传业好争前。


共看曲水流觞去,渐见夕阳引鸟还。此夕天开千古眼,江河大地一时迁。

渡汉五首 其二

明代 李梦阳

万事虽贵豫,数极谁竟猷。朅来弹我剑,且复三河游。


迤东望濠梁,嘅言怀庄周。黄鸟孰兴篇,枌榆乃见尤。

湖光山色楼口占四首 其二

元代 于立

团团绿树野人家,一道官河紫楝花。柳外时时啼布谷,林间轧轧响缫车。

三学院

宋代 王投

精蓝本是真人宅,叠嶂今古释子山。


绿树不妨丹鹤下,白云常伴老僧閒。


无风木任秋蝉荫,积雨庭多石藓斑。


儒客坐来除俗态,暮钟飞出望归还。

颂古十四首·外道问佛

宋代 释可湘

鞭影非惟示阿难,敲空作响孰知还。


当时未必皆良马,应妒清风起亦幡。

清明资福僧遣诗赋此以答之

宋代 陈文蔚

清明恰值雨晴时,胜喜邻僧福有诗。


十里懒寻沽酒旆,一编深下读书帷。


放怀是处青春好,无事於中白日迟。


况是精蓝去家近,兴来何惜瘦藤支。

元丹丘歌

唐代 李白

元丹丘,爱神仙,朝饮颍川之清流,


暮还嵩岑之紫烟,三十六峰长周旋。


长周旋,蹑星虹,身骑飞龙耳生风,


横河跨海与天通,我知尔游心无穷。

写人    赞美    友人   

河南崔尹即安喜从兄宜于室家四十馀岁…因成绝句

唐代 权德舆

五色金光鸾凤飞,三川墨妙巧相辉。
尊崇善祝今如此,共待曾玄捧翟衣。

芜城赋

南北朝 鲍照

沵迆平原,南驰苍梧涨海,北走紫塞雁门。柂以漕渠,轴以昆岗。重关复江之隩,四会五达之庄。当昔全盛之时,车挂轊,人驾肩。廛闬扑地,复吹沸天。孳货盐田,铲利铜山,才力雄富,士马精妍。故能侈秦法,佚周令,划崇墉,刳濬洫,图修世以休命。是以板筑雉堞之殷,井干烽橹之勤,格高五岳,袤广三坟,崪若断岸,矗似长云。制磁石以御冲,糊赪壤以飞文。观基扃之固护,将万祀而一君。出入三代,五百余载,竟瓜剖而豆分。泽葵依井,荒葛罥涂。坛罗虺蜮,阶斗麕鼯。木魅山鬼,野鼠城狐,风嗥雨啸,昏见晨趋。饥鹰厉吻,寒鸱吓雏。伏暴藏虎,乳血飡肤。崩榛塞路,峥嵘古馗。白杨早落,寒草前衰。稜稜霜气,蔌蔌风威。孤篷自振,惊沙坐飞。灌莽杳而无际,丛薄纷其相依。通池既已夷,峻隅又以颓。直视千里外,唯见起黄埃。凝思寂听,心伤已摧。若夫藻扃黼帐,复堂舞阁之基;璇渊碧树,弋林钓渚之馆;吴蔡齐秦之声,鱼龙爵马之玩;皆薰歇烬灭,光沉响绝。东都妙姬,南国佳人,蕙心纨质,玉貌绛唇,莫不埋魂幽石,委骨穷尘。岂忆同辇之愉乐,离宫之苦辛哉?天道如何,吞恨者多。抽琴命操,为芜城之复。复曰:“边风急兮城上寒,井径灭兮丘陇残。千龄兮万代,共尽兮何言。”

望梅 春城望纸鸢

清代 陈维崧

夹衣初飏。渐梅须坠粉,桃腮堆绛。鸭头波、倒浸春云,风日美、一天纸鸢都放。

队队儿童,竞喧笑、绿杨门巷。正偷将残线,趁取新晴,恣情游赏。

将扶乍放旋漾。把溪烟搅碎,晴空扑响。漫掠他、青粉墙西,惹翠袂遥凭,红闺凝望。

急景难淹,又天半、夜灯初上。见火蛾旋绕,飞下雪梨十丈。

秋日过景光禄墓二首 其二

元代 李溥光

金天一代盛豪华,梦断槐安事可嗟。破冢荒寒无发主,断碑零落在谁家。

颓垣斜日围秋草,宰树西风集暮鸦。閒客不堪来吊古,摩挲翁仲看苔花。

© 2020 唐诗三百首 | 意见箱 | 纠错 | 申请收录 | 邮件:web377@qq.com| 豫ICP备16001114号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源于网友提交及搜索引擎,如果我们的某些资料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或对您造成了任何程度的伤害,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处理该内容。